CC国际娱乐怎么代理 ????沈成芮双脚定在了书房门口,觉得脚下仿佛有千斤重。司开阊是什么身份,他召了这么多穿军服的人谈事,谈的可能是什么小事?早知道就不让阿娇带她过来了。司开阊似乎也是愣了一瞬,才想起了她出现在自己别馆里的理由。对,来给他做饭的。想到昨晚在萧铭饭馆里吃到的美味,这么想想似乎可以原谅,毕竟是第一次来他家,可能不知道规矩吧。于是,司开阊问沈成芮:“何事?”副官们都睁大了眼睛望着她。沈成芮被这么多人盯着,倍感压力,小声的说:“没、不要紧,待会再说就好。”司开阊却又问了句:“何事?”这可是你问的啊!沈成芮闭了闭眼,鼓起勇气终于道:“我是想问,我来做饭,就工作实效和薪资,是不是应该签个合同?”副官们眼睛睁得更大了。司开阊倒是波澜不惊:“就这事?”沈成芮点头,声若蚊呐:“对……”其实她很后悔。司开阊这种身份的人,难道还怕他出尔反尔吗?但想想每月一万的英镑工资,不白纸黑字的写出来,总觉得不真实。司开阊语气平静:“知道了,下午签。”“好,你们继续。”沈成芮拉回张宣娇,又体贴的为他们带上了书房门。站在走廊里,她长吁了一口气,侧头问身边人:“你怎么没告诉我,你大舅他在和别人谈事?”张宣娇似乎不觉得什么,答道:“他经常这样呀,我总进去打断的。”“那是你,我和你可不一样。”沈成芮心道,要是自己也是司开阊的外甥女,那他当然会包容。主要是这么大的外甥女,司开阊会要吗?唉,司开阊要是她舅舅,自己也就不用宝贝一万英镑了。摇摇头,沈成芮摒去脑海里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,随张宣娇去了房间。房间里有给她准备衣服,看得出来都是新置办的,衣服上标签还在,皆是简单的白色工作服,没什么图案装饰,和沈成芮日常穿得差不多。她换了衣服,见时辰也差不多了,就随张宣娇去了隔壁小楼的厨房。原来一楼还没有厨房,大概是嫌油腻味太重?沈成芮暗道讲究,进厨房发现菜料新鲜多样,还有两位佣人给她打下手。她真的只要掌勺就好。因为有人帮忙备菜,效率许多,很快她就做了一桌子菜。第一次过来,自然是要好好表现的,三鲜鱼翅、栗子鸡、漕溜鱼片、什锦苏盘、罐儿鹌鹑、烩鸽子蛋……张宣娇是耐不住的,待在厨房外的小厅里等。沈成芮怕她无聊,每做一道菜就请她先试吃。小姑娘很给面子,夸了无数个“好吃”,让沈成芮信心倍增。因为知道司开阊在谈事,沈成芮并没有选择很需要控制火候和时感的菜肴,就怕等他们出来变了味道。原是想着工作时间就老老实实待在厨房里待命等司开阊传饭的,但张宣娇在小楼里待闷了,见她忙好了,又拉着她去了主楼。她拿出自己平时玩的积木玩具,让沈成芮陪她玩。沈成芮原以为只是简单的堆积游戏,后来发现竟是开发智力的,很新颖有趣。积木初始是围起来的一座迷宫,然后依照提示,将球从最中心滚出迷宫的游戏。她见过类似的小型玩具,这么大的,堆得整张桌子都是的,还是第一次见。沈成芮内心更加坚定了好好赚钱的决心,以后给小薇也买一个。张宣娇特别聪明,这版本第一次玩,就玩得很顺溜。沈成芮陪在旁边,思索得也很认真。但她毕竟没怎么接触过,玩法不太熟悉。张宣娇就老是纠正她,纠正着纠正着自己就开心地笑了。顷刻,有脚步声从楼梯处传来,是那几名副官下来了。沈成芮站起身一直看着,果然没多会司开阊的身影也出现在了视线里,手里还拿着几张纸,好似是份合同。司开阊:“开饭。”沈成芮点头,跑去厨房招呼着上菜。再回来的时候,她瞥了眼他手边的那几张纸,是给她的工作合同。沈成芮不好意思的挪开了视线,却又很想拿起来。但站在司开阊身边,更想的是等他点评今天的菜。这么大的别馆,原先肯定有很好的厨师。自己水平应该不错吧,否则他也不会高薪聘自己过来了,对吧?更何况,还有个极捧场的阿娇在旁边助攻。张宣娇不停的给司开阊介绍这个美味那个好吃,司开阊没怎么说话,但都逐一试了试。他不说话,就是没意见。一直留意着他神情的沈成芮松了口气。突然,张宣娇问:“成芮姐姐,你不吃吗?”沈成芮是来工作的,自然没想过跟老板同桌吃饭。但原先没觉得怎么样,这会子被她一问,忽然发现餐厅里只有他们三人。那一大一小坐着在吃,就她站着。之前和她一起上菜的人早就离开了。张宣娇见她不说话,就改问司开阊:“大舅,成芮姐姐为什么不吃饭?”这孩子,不该聪明的时候反应超快,该聪明的时候好像又故意装傻了。明眼人都知道沈成芮来这里是为了做饭,陪她玩才是顺便,难道还真以为是来看她的顺带再做顿饭?但司开阊又不想跟孩子解释这些,面对外甥女期待的眼神,委实不忍她失落,就同沈成芮说:“去拿副碗筷,坐下一起吃。”“不用不用,我不饿。”沈成芮刚摆手说完,肚子就很不给面子的叫了。张宣娇笑:“成芮姐姐你明明很饿。”“阿娇,真的不用了。如果你舅舅没什么意见,我待会签完字就走了,傍晚再过来。”沈成芮很自觉。司开阊见她急着要走,就问:“下午有事?”沈成芮忙道:“没、没有。”她明天才开学。“那坐下吃吧,等做了晚饭再走。”她一走,下午阿娇又该缠着自己了,司开阊觉得她还是多留一会儿比较好……沈成芮见他不容拒绝的模样,犹豫了下跑去小楼拿了自己的碗筷。她本来就不是服侍人的性子,坐下去自然不会扭捏。也可能是沈成芮过去没接触这样身份的人物,差距太大反而不知该怎么相处,起初是把他当老板敬着,想把自己表现成好员工的。后来不知怎么就聊嗨了起来,她不小心就成了话唠。沈成芮在家带过两个妹妹,对孩子自有一套,把张宣娇逗得笑声不止。素来食不言的司开阊没有出言制止。餐厅里,很热闹。